猫毬子不是猫毯子

无良之人

【伏黛】小段子(小甜饼啦)

(可能会有后续?)
(第一次写伏黛段子各种不足请见谅T^T
p.s老伏在这里的设定是宠妻狂魔哈哈哈)
(我爱oocooc爱我)
#1
最近的里德尔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一定要把魔杖挂在袍子外面。
马尔福:哦得了吧他只想炫耀自己女朋友绣的魔杖套^=_=^
#2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吧,现在连邓布利多都不去念叨里德尔的那双精致的绣鞋了。
#3
“黛,你看这朵玫瑰美不美?”
里德尔轻轻地将含着露水的玫瑰为黛玉别在鬓上,动作柔和而优雅。
——抱厦里,凤姐皱起了一双柳叶吊梢眉
“春燕她妈这是这个月第几次被施定身咒了?你们这群小蹄子也不劝劝她老人家,看着几朵花了就轻狂起来。紫鹃,你也劝着你姑爷点……”
#4
论我们的汤少爷怎么来到贾府的?
说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想当年,汤少爷溜到霍格沃茨的禁书区看黑魔法时,偶然发现了一个能够穿越时空的咒语。本来想穿回去给邓布利多搞点小破坏,结果第一次用没确定好方位,掉到了中国的大清。于是当他自信满满的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挂在两根竹子中间,下面紫鹃和雪雁仿佛见了鬼一般地盯着他。
更要命的是竹子断了,汤少爷正好摔在问声出来的黛玉面前。
只见竹叶飞舞,仿佛有凤来仪。
天上掉下个汤少爷,画面真美。
只可惜,脸先着地^=_=^
#5
不过后来和黛玉相爱后,这个魔咒用的越来熟练,不过还是会出点小错误,上周就是一激动念错了一个声母结果摔在马棚里了,让马棚里面躺着的焦大很是兴奋——
“你这小子也被琏二奶奶给治啦?”
#6
得知黛玉随贾琏回扬州看父亲去了,里德尔有些烦闷,紫鹃见状安慰道:“姑爷倒也不必烦心,昨儿刚得的信,姑娘明日就动身回来。”
雪雁也在一旁笑道:“姑娘真是好福气,难为姑爷天天惦记着。话说姑爷上次给姑娘带的那几块石头真真奇特,不仅坚硬无比还带着香气,宝二爷薛姑娘都说没见过,想必是你们那的奇石罢?”
里德尔:“等等……那个不是我送黛的点心——死扛吗????”
#7
“里德尔怎么开始读诗集了?他那本《黑魔法中级》都没看完呢??”
“还不是找了个女朋友喜欢作诗,为了不被情敌比下去在这学怎么对对子呢╮(╯▽╰)╭”

乱占tag系列。。。
大概是。。。想象中的叶妈?
忘了擦铅笔稿简直要命莔rz

亲亲抱抱举高高!其实赶脚亡灵老萨x老麻雀也很好吃!!
文字部分:
萨拉查:你又胖了,sparrow
麻雀:你变丑了!说话还掉渣!
行了快把我放下来!!!
(死了还这么烦人吼???)

“你们海军都这么欲求不满嘛??!!”
“仅仅对你,我的小麻雀”
(一个糙到爆炸的摸鱼。。求轻喷。。。唔啊啊啊萨杰太好吃惹!!!)

【萨杰】各取所需 #01

怎么可以这么棒啊太太

临吾_crussio:

*ooc注意
*3p完,有肉。

Ready?
Go!

·
Jack今天晚上需要扮演一个陆地上的孩子。

对此他做了相当的努力,比如说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已经洗了三次澡——似乎他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这么干净过了。更何况他还没有戴那条会暴露他身份的头巾,还解下了所有的发饰,他那深棕色的,干干净净带着香气的长发打着卷儿垂在他的肩膀上。他身上的衬衫也是新换上的,为了今天他甚至还用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从一支倒霉的海军的舰船上偷来的香水。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找到他的目标——海上屠夫Salazar。

当然了,他肯定不会是漫无目的的在这座小城里乱逛,妄想着能和这位海军上将玩一个偶遇什么的。他的好船长给了他一个宝贝——一个罗盘。船长并没有多交代这罗盘有什么神奇之处,只是和他说了跟着罗盘所指的方向走就是了。

严重怀疑罗盘是否管用的情况下,Jack还是选择打开了它。果然,罗盘的指针小幅度的转动了两下便定定的指向了一个准确的方向。

小海盗轻轻的哼唧了两声,便循着指针的方向走进了城里。

指针一直都在移动,但一直到月亮升起来,繁星挂满天穹Jack都没找到他的目标。

不过Jack确实是没指望能很快的找到Salazar,他都已经快要做好了在陆地上晃悠一晚上的准备了。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的小海盗在一个水果摊边顺走了一个苹果。

一边啃着苹果一边顺着指针的方向,过了一会他竟然走进了城里的红灯区。作为一个还不算成熟的少年,Jack一直对这个地方感到无比的好奇和兴奋,他把还剩了几口的苹果随意的丢进一个小巷的入口,轻轻活动了下脖子准备投入自己的小小战役。

他有预感,Salazar很有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而他的预感确实很准。

他看到Salazar和另外两个看上去同样军衔不小的海军在一块聊天,并时不时的打量两下街角搔首弄姿的计时女。

事实上在那之前Jack并没有亲眼见过Salazar,只是听了其他船员的形容。此时此刻当Jack亲眼看到这位海军上将的时候,他发现那些蠢透了的家伙们似乎是被对Salazar的恐惧冲昏了头脑。

他看到的海上屠夫一点都不像是个屠夫。不过,倒很像个绅士。

Jack立马又使劲摇了摇头,把自己脑内诡异的想法甩了出去。他使劲吸了吸鼻子,绞尽脑汁试图想出一个光明正大的接近Salazar的方法。

事实上他在进入红灯区的瞬间他就有了一个主意,但是他那孩子气的尊严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到现在似乎只剩下这么一个方法了。小海盗无奈的轻轻笑了笑躲进自己刚才丢苹果核的小巷,把罗盘放在了自己外套最隐蔽的夹层里,同时把自己身上衬衫的扣子一颗颗从上到下的解开一直到自己的肋骨部位,然后又轻轻的拨开自己的衣襟。

小海盗对自己的锁骨还是挺满意的。他面对着一家酒馆的橱窗练习了一下自己认为很友善的笑容,便慢悠悠的从小巷里晃了出去追上已经有点走远了的Salazar。

Jack给自己安排的任务很简单。他要装作是一个寂寞难耐的男孩,混进一群计时女里面勾引海军上钩。只要他多看自己一眼。他想,他就算是成功了。

事实证明自己的计划不仅“算是”成功了,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成功。

一直到Salazar把他从几个计时女里面抓出来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好船长是来让自己杀了他的,而不是和他上/床。不得不说,他刚才有点太入戏了。

事实上他现在只需要把自己腰带上别着的匕首拔出来捅下去,自己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他很容易就能隐匿在人群中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

可是当他把手伸向腰间的时候他发现那块地方早就被正贴在自己身上的海军的手占上了。

“你叫什么名字?”Salazar微微偏了偏头看向Jack,声音比他想象的还要友善。

“……呃。”一开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有点危险的小海盗一下就噎住了,“嗯,Sparrow 。”

脱口而出之后他立马又后悔了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

“嗯,麻雀?”Salazar轻轻笑了笑同时拍了拍Jack的腰侧,这个动作让他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不是你这样的孩子该来的地方,明白吗?现在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你不会是要送我回家吧?”Jack吸了吸鼻子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你想回去的话。”Salazar的声音在他的正上方又响了起来,“如果你想去别的地方也可以。”

我还有任务在身。这样想着,Jack深呼吸了一下抬起头看着Salazar的眼睛。

“你说的?”小麻雀的眼睛里倒映着街边阑珊的灯火,原本不怀好意的狡黠眼神也带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任何地方?”

Salazar笑着点了下头,同时挥了挥手让自己身边的两位同僚走开了。

“嗯……”Jack眯了眯眼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他稍微踮起脚尖勉强的用双臂环住了Salazar的脖子,凑到海军跟前让自己的睫毛轻轻扫过他的下巴,“去您家里可以吗?”

Jack相信现在这个角度只要Salazar一低头就能看到自己裸露在外的锁骨和藏在半开衣襟里的胸脯。

Salazar也如他所想的低了低头,然后露出了笑容,但这次他的眼里盛满了其他的某种情感。

“当然可以。”他说。

Jack认为他已经打赢了这场战役。

仅是他自己认为。

TBC.

*下一p有肉。